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
除非 灵魂拍手作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白日焰火》:互为焰火 必须背叛  

2014-03-25 15:41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白日焰火》:互为焰火 必须背叛 - 鱼为 - 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 
    理发馆里那场突如其来的枪战,太多人的神经被瞬间击中,没有征兆的开始,没有渲染的结束,仓促的死亡,真实的让人内分泌失调,血压骤升,心律失常,心室颤动。枪响之后,故事的温度,也从闷热黏稠的夏天跌落到五年后零下三十度的深冬。

    一起跌落的,还有廖凡。导演从出场就让他遭遇情感危机,之后是事业,甚至在片名之后,趁他酒醉,迫不及待偷走了他的摩托车,让他彻底成为一无所有的人。因伤转业的廖凡从此颓唐,人生跌落无边黑暗境地,只有在喷着酒气出其不意抱住厂子里的娘们儿说你嫁给我吧,的时候,才显现一点儿生而为人的活力。

    但是新的碎尸案,让五年前的谋杀再次沉渣泛起,此中关键人物,正是五年前受害人的妻子,冷艳,神秘的桂纶镁,犹如冰刀,有不可靠近的危险感。此时的廖凡,犹如看到灯火的飞蛾,嗅到血腥的野兽,循蛛丝马迹而上,或许并非执迷于案件的侦破,但跟踪和窥探终究还是改变了生活的沉沉死气,这一点光亮,是他失败的人生里唯一的希望,不能改变失败人生,但至少——“可以让失败来的更慢一些”。他需要自我救赎的契机。

    冰城的冬就这样成了故事的主色调,空濛,冰冷,暗淡,有工业城市的压抑和脏,哈气包裹着表情,像是一道屏障,只好冷眼斜视,互相揣摩,企图可以看穿对方企图。而每个人,都躲在自己的堡垒中,去捱过经济大潮的寒冬,也试图捱过被猎捕的命运。

    桂纶镁的堡垒,是荣荣干洗店,她在这里“躲”了五年,尽管偶尔会受到老板的骚扰,但她知道自己是安全的,货车车厢里的一场艳戏,已从侧面叙述了老板独特的性癖好,所以,尽管暧昧,却和性已无关联。

    这也是桂纶镁会在这五年中,陆续和另外两人发生感情的原因,五年中,被碎尸的另两人,都和桂纶镁有着更深层的情感关系。
    廖凡几乎用了在火车站扑倒前妻同样的姿势,在野冰场扑倒了桂纶镁,在此之前,他们曾因为桂纶镁的伤口而互相僵持,最后,廖凡的野性征服了桂纶镁的倔强。她因孤独而冷傲,因此更需要被征服。

    王学兵的堡垒,是桂纶镁埋在树下的骨灰盒,从五年前案件被侦破的那天起,他就只能藏在“骨灰盒”里,这是他的选择,做一个幽灵,就必须在这个世界隐形,就像选择做焰火,便只能属于黑夜。

    最先说出背叛的人,是桂纶镁,在她的讲述中,生活的苦难造成死亡,有着无法被拒绝的理由。但于王学兵,杀戮也是顺理成章,时间可以改变一切,但却无法取代,他作为丈夫的权利,是以血腥的对抗悍然揭示。

    但故事的情绪仿佛也被冰冻的寒冷冰冻,在第一次推理过后,案件告一段落,感情也水落石出,但影片却用一屉包子一碗稀饭一支口红,便交代了一段疯狂激烈却又危险不安的爱情。

    年代也犹如雪地上的脚印,容易辨别踪迹,却在行走过后凌乱。一直觉得片名并非只是一家夜总会招牌,白日焰火其实讲述的是背叛,是情人之间的背叛,也是焰火对夜晚的背叛。但确实必须为之的背叛——

    王景春对桂纶镁偶一为之的骚扰,是证明自己的存在,五年朝夕相处,他被忽视了太久;王学兵的谋杀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,或者说自己夫权的存在,尽管只能躲在黑暗中,但他要让人知道,他才是她的丈夫,任何想对桂纶镁有所企图的人,都必须受到惩罚。桂纶镁去吃早饭的时候,穿着的是一件红色外套,那是她丈夫“死”后,她第一次打扮自己,她化了装,问他晚上还要不要再见面,这一切,也是因为,她又找到了“活着”的感觉,她又感到了自己的存在。

    而最后廖凡作为,更是为了证明“活着”,五年来,他驼着背,狗一样的生活,必须找到从新为人的感觉。对于他而言,那不是背叛,是一场洗礼。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