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
除非 灵魂拍手作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团圆》:心病还须心药医   

2013-09-16 12:03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提示: 这篇影评有剧透
《团圆》:心病还须心药医 - 鱼为 - 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 
    玉娥一大早就起来做了刘燕生最喜欢吃的菜,为了迎接从台湾返回大陆探亲的“丈夫”,儿子女儿女婿孙女大大小小齐齐都挤到了厨房里,那是街道主任给他们腾出来的公共厨房,为了体现街道和政府的重视,主任还给他们安排了小乐队。但饭局从一开始就让众人陷入尴尬里,不是两情人几十年不见的陌生,也不是父与子终不相认的疏离,是因为坐在玉娥左手边的现任“丈夫”老陆。尽管,老陆以好胃口来显示豁达,但街道主任说了一半的祝福,还是不得不机巧的改了用词。

    海峡两岸的关系,过于宏大和复杂,更适合出现在新闻里,多数人和那些无精打采的小乐队成员们一样,除了按部就班的吹吹打打,对其他其实并无多少关心。所以《团圆》不说两岸关系,只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又怕太多干扰,干脆时不时就把多余的人和事都清理出影片,即使玉娥一家人,也三不五时的有人被故事支开,剩下三三两两陪着刘燕生,互相察言观色。

    尴尬的氛围一时半会儿不好化解,那是多年的心结和骤然而至的突兀所产生的“心病”,铺床叠被的玉娥有,洗脚搭话的老陆有,台湾不远千里而来的刘燕生也有。但在事情失控之前,他们因为陌生感,都保持着体面人应有的礼貌。

    好在很快就从拥挤的客厅里出来,但刘燕生想说的话还是没找到机会出口,他被导游指挥着向左看向右看,看大陆的发展,看家乡的变化万千,演足了一个归家游子的戏码,这让人觉得无聊,但确实又不那么轻松。这种“看”把他和观众都当成了外人。但刘燕生和玉娥的手早就牢牢握在了一起,这又让人纠结。一起出行的孙女看在眼里但态度并不明朗,她有自己的烦心事,所以心不在焉的借尿遁去,终于给两个数十年不见的老人,一诉衷肠的机会。

    刘燕生想说的也就一句话:“这次来,是想带你一起回台湾”。玉娥等了一辈子,等的无非就是这句说辞,所以玉娥说:“我和他几十年只有恩情,和他一年,是有感情”。她没说爱情,是她过了说爱情的年纪。徐浩峰在《武士会》里借王午的口说过:“世间的事,不怕正义,只怕魅力。一旦构成魅力,死活都得干了。”如果说玉娥是被感情的魅力所绑架才讲出那些话,那么老陆不顾街坊四邻指指点点,花大价钱买了螃蟹招待“客人”,相必是被豁达的魅力绑架,老陆老了老了也是要给自己挣点尊严的。但是玉娥想要抽身的话,让他病入膏肓,有时候越是平淡的话,越是杀人于无形。也就再没人顾忌体面了。

    事情是在领完结婚证之后开始失控的,尽管故事的所图并非在于如此表达,但想要离婚的两人却办了个结婚证,那是现实的荒诞,和感情无关了。

    戒了一辈子烟的老陆开始向孙女要烟,也开始在饭桌上频繁举杯,他心里这口气得吐出来,他甚至像年轻人一样,和斥责他的邻桌客人拼起了血性——故事其实一直没走远,一直就在饭桌上,从影片开始,到刘燕生进门,甚至一直到他返台之后的一年,饭桌成了三代人讲故事的阵地。但我更喜欢临别前的那场戏,镜头就摆在桌子前面,两个“丈夫”一个妻子,吃饭喝酒唱歌,足足有十几分钟,每个人都代表了一种情感,借着酒借着歌借着念念不忘的旧事,给彼此清算旧账,也给彼此化解心病。

    写稿的时候,王菲和李亚鹏结束了8年婚姻生活,通过微博发表了各自的心声,汪峰也在同一时间里,伤感的诉说刚刚结束的又一场婚姻,很多人都在微博里点赞,但更多人说的是再也不相信爱情了。其实,当在一起未必是最好选择的时候,就该知趣的退出,不要再强行去介入对方的生活了。影片的最后,往空碗中夹菜的玉娥和下决心结婚的孙女,仿佛是感情的一个轮回,所有人都在说着离散表达对团圆的担心。

    言必称“团圆”,是一种心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