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
除非 灵魂拍手作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野草莓》:我们怎知道死亡不是最大幸福  

2013-11-28 23:53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野草莓》:我们怎知道死亡不是最大幸福 - 鱼为 - 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    文革题材的影片,有着诸多禁忌,所以对时代容易含糊其辞,背景被推远,成了人和事儿的点缀,悲剧尽管必然,但过程发生的偶然,让时代脱了干系。《野草莓》对时代的描绘,是通过尚于博和周楚楚两个人的爱情来完成的,但又并非如《山楂树之恋》那样把一个错误的时代搞的唯美——赞美罪恶是另一种罪恶。

    《野草莓》的故事看似发生的漫不经心,但却有着深刻的时代烙印,当时的社会制度、人群风气无不对故事的发展和走向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,人物的一举一动,也都有着那个时代明显的特征。有着叛逆精神的尚于博和勇于听从内心的周楚楚,是那个时代最具勇气也最纯洁的人的人,所以能冲破世俗的藩篱执子之手——在那个时代,周冬雨跟相爱的人绷着不打炮不是纯洁,周楚楚没有就范权利的要挟才是。

    但《野草莓》首先是一部反英雄反偶像的影片,特殊时期,人民需要英雄和偶像的激励和鞭策,也成为政权者的驭民之道,全民都学一个人学一个思想,便于统治和管理。于是总在人死之后,开始树立典型,以仪式完成对民众的洗脑。影片中第一场报告会显然没有让领导达到如此目的,于是第二场被大张旗鼓的搞成舞台剧,在肉麻的煽情中,终于把丧事办成了喜事。
《野草莓》:我们怎知道死亡不是最大幸福 - 鱼为 - 鱼为 - 别来。无恙,
    这种事儿,舞台上的周楚楚感到别扭,舞台下的尚于博同样感到别扭,两个人交替更迭的特写也感染到观众情绪,观众也开始觉得别扭。所以会集体发笑,但领导满意,所以领导终于兴高采烈的鼓起掌来,但散场后的防空警报,让所有人瞬间暴露丑恶本性,一边高喊保护英雄家属,一边四散逃了个干净。周楚楚是被尚于博扛在肩膀上躲进防空洞中,行为尽管突兀,但犹如重锤,让人心头一震。

    其次,才是一部轰轰烈烈的爱情影片。走下舞台的周楚楚,成了英雄烈士的家属,并得到了生活上的照顾,也因此有了和尚于博接触的机会。也因为尚于博的痴情与周楚楚的勇敢,让这段故事有了一段最好看的爱情,现在想来,一切都有动机可循——周楚楚说丈夫离开他三年,一走就成了永别,这三年,是一个女人被冷落的三年,如果说尚于博扛着她躲进防空洞只带来一次怦然,那么之后,尚于博每天都哼唱她唱过的歌,则是一种对痴恋无畏的表达,那个时代,没有正常的爱情,相对于领导以工转干的条件诱惑和要要挟,这种单纯的来源于情绪上的表达,便显得万分难得。

    更欣赏导演对两人结局的设置,不是不给结果,也不是以形同陌路的苦情或大团结的喜剧来混淆时代容不下的爱情。他让两个人赤身裸体的在一场意外中相拥而死,陡然停止的生命,像陡然落空的时代脚步,让心情和人性,重重摔在地上。
    但,在那个冷漠的年代,我们怎知道死亡不是最大的幸福呢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